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毕加索(武海涛)博客

东方日出文化浓 妙笔独家画中国

 
 
 

日志

 
 
关于我

武海涛,笔名:东方毕加索。抽象派画家和作家。辽宁省作家协会等会员。1800余件作品发表在《常青藤》诗刊、《知音》《星星》《散文诗》《黄河文学》《辽宁日报》《作家报》《南方诗报》等百余家国内外报刊、电台、各大文学网站。荣获全国各类文学赛奖80余次,作品被几十种权威文学选集收藏,几十幅画被收购并做到到纪念邮票、明信片、电话充值卡、台历上。出版诗集《爱的丝雨》、散文集《静听心海》《音乐在水上流动》。主编《优秀作家作品精选》《抚顺诗歌大典》《优秀文学作品选》《优秀作品文选》《当代网络文笔精华》等20部。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优美诗歌】 我想在秋雨里出走(组诗)  

2015-04-17 20:52:17|  分类: 报刊已经发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04月17日 - 东方毕加索 - 东方毕加索(武海涛)博客

 

        我想在秋雨里出走(组诗)
 

          东方毕加索


 

 

如果死亡就这样降临

我会感谢生命

让我企及到最高境界

面对高山的巍峨

我是一只弱小的蚂蚁

但我能爬到山顶

鸟瞰一切生与死的界限

死固然可怕

但这是一种生命的解脱

是无以伦比的洒脱

真正活到洒脱的

还有几人呢

 

我知道我没有死

但我仍然在绝望中

抚摸死亡禁闭的门

在门外我看见自己

遍体鳞伤

在不断拍打接近死亡的思想

看着那么多失学孩子渴望的眼眸

饥肠辘辘的啃着染色馒头

孩子正在生长的身体

却没有一个馒头大

还是抬头看看天吧

看有几只小鸟还在飞翔

一张张无形的网

网住我的双眼

露着两只黑洞一样的枪口

猎杀最后的绝望

 

如果我真的在绝望中死去

我也不会感到很洒脱

还会把我的所有绝望

化作一缕青烟

在灵魂的胸口里

氤氲缭绕


 

其实本没有什么

可值得哭泣的地方

就像我坐在海边

我知道从对岸走来

所有的浪花

在我的眼里飞溅

就像很洁白的心事

带着海味

让人心痛

 

捧着孤独的海螺

听到你当年欢快的笑声

穿起我满眼的泪光

从此我萎缩在自己的画纸前

不再写诗

任凭想象与回味

在走过的岁月里

你的身影在我眼前

变得越发模糊

 

我想画一幅

不可滥用抗生素的漫画

却被你篡改为可以逐利的引子

我也想画一画

农民手中的白面馒头

不知道咋就被你改变了色调

我还想画一幅

欲望的手铐给你

又被演绎为《戴手铐的旅客》的经典回味

我更想画一件

洁白的婚纱与蓝天为伴

我却找不到只有蓝天的地方写生

画一个我只和你的连心锁吧

而你弄丢了唯一的一把钥匙

抽象的思维太累了

我的思维里已经溢满了无奈

 

音乐的力量很大

穿透了我的心事

回头走过的路上

没有遗憾可以残留

但我也没带走希望

我知道你走了

不再回头

也许一切都将回到

最初的单纯

就像洁白的雪

她的融化

没有形成最美的冰川

却在我的眼里化成

一道道无奈的小河


我想在秋雨里出走
 

淋着这样的秋雨

淋湿的心事

真的好疼

我看见满地的麦子

在饥渴的等待

那把弯镰

痛快的在雨中

飞快的行走

我也想在秋雨中

出走

可我怎样走出

现实生活的我呢

 

一个人心静的时候

很想坐下来

倒杯水酒

品淡那些苦辣生活

也许真的累了

醉过之后

才知道

这只是一只空杯

 

绵绵秋雨

落进杯中

溅湿我满眼的泪花

还是换杯啤酒吧

也许这才是

唯一没来得及勾兑的生活

 

如果你还在山中

还有没有避雨的树呢

你还会一脚滑到路边

等我那把淋湿的雨伞吗

秋雨淋湿了我的头发

就像有的人的思想

被水洗过一样

也没见当初的纯净

我愈发困顿起来

 

我想我肯定没带伞

因为

我今天反复的听播报

晴空万里艳阳秋日的啊

   下就下吧

雨是无辜的

走进秋天的况味

感知城市的饱满或凄然

我也许真的应该

一个人

在秋雨中

出走
 

一只手的联想
 

在树未长成树的时候

我看见我们在用手抓鱼

在透明的化石上

五指的印痕

极像手的形状

还有思维

被抓破的时候

我知道手的功能改进了

改进到把劳动的名词

印成著名的名片

一直延续到现在

在我眼前

用力攀援的手

把这张名片擦得

越发光亮

 

劳动和名片一样

被确定为历史时

扉页上就刻着劳动人民

劳动人民的手

经常有血滴滴下

肯定是那茧破了

这和手脏不脏绝对无关

其实这样的手非常洁净

用力把双手插进土地

土地就在明亮的夜晚怀孕了

诞生出玉米及其他生命

 

我见过这样的手

掬一捧汗滴

能把干裂的地表滋润

握一柄铁锹

会把坍塌的废墟扶起

这样的手伸出来

把爱传递得很远很

               
原作发表于2014年第一期《热土》杂志

2015年04月17日 - 东方毕加索 - 东方毕加索(武海涛)博客
                             2015年04月17日 - 东方毕加索 - 东方毕加索(武海涛)博客    2015年04月17日 - 东方毕加索 - 东方毕加索(武海涛)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5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